公司业务

公司业务

Business


应用研发

 


研发是孵化企业的支撑  孵化企业是研发的目的


力合科创在体系内建立了共享实验室、测试平台等自有研发平台,为园区孵化企业提供科技研发和产品测试服务。

yingyong-1.jpg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拥有80多个实验室和研发中心,为力合科创服务企业提供小试、中试及产品研发和资源对接服务,并进行人才团队引进及科技成果转化。

yingyong-3.jpg


应用研发资源禀赋


1-2.jpg

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


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围绕包装新材料产业上下游的技术创新需求,建立新产品创意设计、平面设计及制版工艺、新材料研发、智能包装等11个子部门,以包装新材料应用技术研究为目标,以企业发展实际为向导,充分发挥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的载体优势,投入5000万元/年以上的研发资金,围绕化妆品包装用可降解材料、富勒烯碳纳米材料、高阻隔材料等关键领域开展技术攻关和应用研究,并积极推动成果转化,获得知识产权500项以上,主导编制二十余项国家标准。


yingyong-2.jpg





力合科创

友情链接

  • 深圳市人民政府
  • 清华大学
  • 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
  • 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
  • 深圳市通产丽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 力合企业会公众号

    通产丽星公众号

    力合科创公众号

    版权所有© 深圳市力合科创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05062082号   粤ICP备2021027412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4173号         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清华信息港科研楼7楼   
    2013年3月以来,A股定向增发市场有所回暖,完成定增企业数量稳步回升。据投中集团旗下金融数据产品CVSource统计显示,2013年3月,有26家A股上市公司实施了定向增发方案,环比增加53%。与此同时,有32家A股上市公司宣布了定向增发预案,环比增加28%。   其中一个显著不同于往年的现象是,在去年A股发审大门紧闭、重启时间仍不确定的形势下,PE机构通过上市公司定增退出成为一种选择。目前,PE参与上市公司定增退出大概有两大种形式,一种是通过“并购+定增”方式,使上市公司并购PE机构投资的企业项目;另外一种则是PE机构先期投资入股上市公司大股东,再凭借着丰富的资本运作经验力助后者整体上市,随后通过持股转换等方式实现退出。   潜伏整体上市难以复制   “并购+定增”才是主流   近期披露的美的集团、秦川集团整体上市方案是后一种PE机构退出方式的最新案例,引起PE业内广泛关注和热议,但多数PE机构合伙人却对记者表示,“艳羡足以,一般机构难以复制”;前一种方式才是普通民营上市公司和一般实力的PE机构合作的主流。另一资深业内人士对记者明言,PE入股上市公司大股东的根本目的就是谋求集团整体上市,获得上市公司股份,再通过减持套现退出,与一般的PRE-IPO退出并无更多本质区别。而就PE机构而言,能依赖此类途径并尽快实现退出的PE机构背后定有雄厚的政府资源。   秦川发展此前曾有一个流产的整体上市方案,新公布的方案里,秦川集团整体上市的决心没有变化,但是,在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同时进行一次吸收合并,可以让秦川集团的股东直接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方便PE机构减持套现退出。而据记者了解,秦川发展上次方案尚未出炉即“胎死腹中”,主要原因就是方案未考虑到PE机构的退出问题,而遭到PE股东极力反对。   目前,秦川集团的9名股东中,实际控制人陕西省国资委仅控制57.82%的股权。天津昆仑天创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华融渝富红杉(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新远景成长(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三家PE机构合计持有秦川集团25.43%的股份。   “以华融渝富为例,它是背靠中国华融、联手地方国资平台重庆渝富成立的PE基金,在国企改制、并购重组方面的资源优势,有几家PE机构能与之比肩?”一家在4年多前便转向定增、并购业务的中型PE掌舵人对记者感慨。   定增退出两大优势明显   PE期待加快并购退出市场化进程   相比于投资拟上市企业,PE参与定增的风险相对较低,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优势可谓明显。   首先是退出时间比较明确,如今许多PE投资超过5年的IPO项目仍在排队或报材料阶段,而定增解禁周期固定。回看股权演变历程,PE集中入股美的集团始于2011年末11月,如今2013年4月1日推出方案,类比于IPO排队,亦不过花费了不足一年半的时间。算上三年限售期,5年左右即可完成从投资到退出整个过程。   其次,上市公司在发行股份过程中会与发行对象进行充分沟通,相较于PE一级市场投资价格较低;而在解禁时,会通过高比例分红、转增或者其他刺激股价的方式,帮助参与定增的机构顺利实现退出。   事实上,此前A股市场亦出现过因地方政府强势出面而导致PE投资案不甚如意的反面案例。潜伏在神斧民爆的硅谷天堂、锦瑞商贸和九鼎投资等多家PE此前本想推动该公司IPO以实现获利退出。结果,在IPO大环境不好以及地方国资干预下,IPO变成了被并购。   根据公告,2011年2月23日,硅谷天堂以1.58亿元价格竞得神斧民爆4201.1万股权份额,与定增进入的几家创投一样,每股投资成本为3.76元,而在2012年5月退出时每股作价则为4.21元。硅谷天堂等PE在1年多时间实现对神斧民爆12%的投资回报率,可谓暗淡收官。   “上市公司、产业资本和PE通力合作,并购重组打通产业链条,发挥各长,各取所需,同时推动产业调整发展,是利好多方的好事情。很多上市公司碍于现金需用于发展主业,因此更希望通过定增方式完成并购。这样市场化的操作模式将是未来的主体。”上述中型PE机构掌舵人对记者感慨道,“但我们谈过的很多方案也有因审批难度大而告吹的,因此我很希望看到国内并购市场化能加快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