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工作

重温红色经典 力合科创党委前往深圳革命烈士陵园缅怀革命先烈

发布时间:2021-08-27 浏览次数:362

1.png

全体党员重温入党誓词

       为扎实开展党史学习教育,8月26日下午,深圳市力合科创股份有限公司党委组织公司领导班子成员、中层以上人员、本部全体党员及二级公司力合科创集团有限公司全体党员前往深圳革命烈士陵园开展重温红色经典,祭奠和缅怀先烈,传承英烈革命精神的主题活动。


       在革命烈士纪念碑前,全体人员怀着崇高的敬意向革命先烈们默哀致敬,依次绕行革命烈士纪念碑一周,瞻仰烈士纪念碑,向革命先烈表达深切的悼念,全程严肃而有序。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在庄严肃穆的陵园里,深圳市力合科创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贺臻同志领誓,全体党员面向党旗,紧握右拳,重温入党誓词,表达对党的忠诚以及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决心。


2.png

全体党员重温入党誓词


       随后,在志愿者的带领下,全体党员参观了烈士芳名亭、曾生将军墓碑等地,重温光辉历史、缅怀革命先辈,深刻体会党历经百年而风华正茂、饱经磨难而生生不息的伟大精神。

3.png

全体人员在曾生墓碑前默哀


      通过活动,从红色记忆中汲取奋进力量,从党史学习中汲取思想精华,进一步激发党员的爱国主义精神,牢记作为党员的使命与担当,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初心使命。

4.png

全体人员合影

力合科创

友情链接

  • 深圳市人民政府
  • 清华大学
  • 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
  • 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
  • 深圳市通产丽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 力合企业会公众号

    通产丽星公众号

    力合科创公众号

    版权所有© 深圳市力合科创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05062082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4173号         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清华信息港科研楼7楼   
    上海自贸区的设立,触动了一些PE的敏感神经。   “投资自由、贸易自由、金融自由、航运自由”,以及“境内关外”等种种诱惑,不仅引来了众PE的“强烈关注”,更有像上海建银精瑞资产管理公司这样的机构,已把“落户上海自贸区”的大事都敲定了,而且是“双子并落”——“一家是做海外投资的基金管理公司,另一家是做房地产资产证券化的公司。”建银精瑞董事长李晓东说。   如是,在中国第一个以境内关外为基本特征的自由贸易区里,PE们会跳出怎样的“舞步”呢?   全球并购“新剧本”   尽管上海自贸区进一步的细则尚待观察,但北京同鑫汇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总裁王世渝还是已经看出了其中的重重商机:首先有利于海外并购基金的设立、交易;其次,有利于提高并购效率;第三,有利于交易各方自愿组织;第四,有利于各种复杂的整合。除此以外,在交易支付、税收、汇率、并购融资、审批等环节上都有便利。   显然,自贸区这块面积约28.78平方公里的土地,对于主攻“颠覆式并购”的王世渝来说,无异于是其颠覆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商业逻辑的最佳“舞台”。按照王世渝“颠覆式并购”模式的运作原则:资金在前(金融在前),产业在后;以及其“先在国内设立并购基金,然后收购国外标的企业,最后反向收购中国企业”的操作流程看,王世渝关注的自贸区可能会给海外并购基金的设立、交易、整合、并购融资、审批等方面带来的机会,似乎正中其下怀。   今年8月,记者采访王世渝时,他曾表示,做海外并购的资金量远逊于做国内并购的,同时,来自华尔街的资金对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积极性颇高。这不仅是王世渝遇到的问题,也是所有海外并购基金遇到的问题。目前,资金是影响海外并购基金设立的首要问题,因为境内资金投资境外项目,走程序就得好几个月。因此,基金设立的环节和并购效率成为技术之外的困局。   而据上证报了解,即将于10月正式运行的上海自贸区,将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设立外资银行,允许区内符合条件的中资银行从事离岸业务,率先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以及利率市场化。这意味着,自贸区设立的核心是金融改革,实质就是实现金融的自由化、汇率的国际化、利率的市场化,使自贸区成为境内企业与海外资本、市场对接的窗口。   “显然,境内外大规模的货币将涌向上海自贸区。”PE界人士表示,而且目前很多离岸基金参与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因此,允许符合条件的中资银行在自贸区从事离岸金融活动,以及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设立外资银行等,使得在自贸区内设立海外并购基金,条件得天独厚。   资源配置新效率   除了金融自由度的诱惑,自贸区的“投资自由”也为PE打开了运作空间。   从产业角度看,自由贸易区与腹地的后向联系,打通了跨国公司配置资源的“通道”。自贸区内的国内外公司,可利用供应链体系进行腹地的生产组织、服务和配送安排;可对企业购买国内原材料,或通过国内公司进行原材料、产品生产转包等,促使腹地企业加大技术创新投入。由此,可形成自由贸易港区经济与腹地经济的广泛联系,一方面促进腹地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帮助企业进入全球价值链和提高地区物流效率。   这似乎正与王世渝的“全球并购,中国整合”相吻合。王世渝曾说,同鑫汇要做的就是,通过并购整合,形成新的产业链关系,使中国企业重新进入全球工业革命体系中。而作为资源配置效率高的地区,自贸区让这样的并购整合大大降低了运作成本。   毫无疑问的是,把眼光投向上海自贸区的PE们,其内心都涌动着创新的冲动。   “我们有意在上海成立一只QDII基金,希望自贸区在QDII额度方面能够放宽。”一家外资PE说,据悉,该PE已计划在前海成立一只文化产业方面的基金,而将QDII放在上海自贸区,看中的正是自贸区金融自由带来的创新空间。   而建银精瑞李晓东也表露出了创新的意图:“我们主要看重上海自贸区未来在资产证券化、房地产基金管理、REITs这些方面有可能会比其他地方先行先试。”李晓东说,要盘活存量依靠现有的金融工具都很难实施,公司希望借助上海自贸区的金融创新、政策红利,推动房地产金融工具的创新。